让超声电机在中华大地生根、开花、结果

来源:未知作者:王新供图:时间:2007-04-09浏览:79

 

      赵淳生教授下半辈子的生命和超声电机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是他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实际运转的超声电机。日本超声电机在中国市场的垄断正在被赵淳生打破。这期间,癌症光顾过他,但是赵淳生没有正眼看它,于是癌症又奇迹般地悄然离去。


      今年65岁的赵淳生是我校的教授、博导。56岁之前,他已经在电动式激振器的研制方面卓有成效,他研制的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荣获过多项国家大奖,取得了重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人们对赵淳生说:“行了,你这个法国工学博士,凭着激振器就可以打天下了。”


      然而,56岁之后,赵淳生又迎来了事业的新辉煌。1992年,赵淳生应邀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教授。那时,他的女儿已定居美国,妻子也在美国,凭他的法国工程力学博士文凭也是完全可以在美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了。但是,赵淳生凭着科技工作者的锐利目光,在麻省理工看中了一个全新的领域——超声电机。


      传统的电磁型电机的发明和发展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由于它的工作原理和结构的限制,难以满足当前宇宙飞船、人造卫星、飞机、导弹、汽车、机器人、精密仪器等等对电机所提出的短、小、薄、低噪声、无电磁干扰等要求。为此,世界各国都在努力研究各种新型电机。其中,二十世纪末期发展起来的超声电机算是最典型的一种。专家预言,21世纪将是超声电机大放光芒的时代,它将有可能部分取代微、小型的传统电磁电机而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超声电机技术的发展,将对我国国防和其他国民经济各部门起着重大作用。当时,日本正在全力开发超声电机,试图大举推向工业应用。美、德、法等国也刚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急起直追。而在我国,超声电机还鲜为人知。


      进入超声电机研究领域,赵淳生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因为超声电机与他早就驾轻就熟的振动学紧密关联。他在麻省理工参加了两个系的超声电机研究工作,参与各种研讨会,广泛地与美国、德国学者交流,搜集有关超声电机的技术资料,购买关键元器件——这一切,都是为了能为祖国的超声电机事业起步作好准备。


      1994年10月,赵淳生告别了妻子和女儿回国。在他的行李中,光是书籍资料就占了整整5大箱。回国后,征尘未洗,他就开始建立超声电机攻关小组,研制超声电机原型机。他没日没夜地苦干,经费不足、缺乏实验设备,便向系里借了2万元起家。在一无样机,二无图纸的情况下,一步一个脚印摸索前进。一个又一个难点被攻克了,终于在1995年12月造出一台旋转型行波超声电机的原型机,这是我国第一台能实际运转的超声电机。在1996年1月举行的鉴定会上,以东南大学冯纯伯院士为首的专家组对该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是重大突破,填补了国内空白。


      原型机虽然研制出来了,但要真正成为产品走向市场,还要做很多艰苦的工作。为了打破日本超声电机在中国的垄断,他下决心说:“我要让超声电机在中华大地生根、开花、结果。”


      赵淳生曾不止一次说过:我们同国外的差距不在人的智力上,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笨,主要是实验条件的差距。我们现在是白手起家,一切都要从头做起,苦干几年,把我们的超声电机搞上去。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赵教授在全国率先成立了超声电机研究中心,研究队伍不断扩大、拥有的实验设备令同行羡慕不已。在三年不到的时间,他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江苏省计委攻关项目等多项基金,先后开发出近10种超声电机。他在国际超声电机界有了影响,在国内同行中享有了公认的地位。


      长期的超负荷“运行”使赵淳生积劳成疾。2000年11月18日校医院在体检时发现他肺部有问题,11月27日确诊为肺癌。但赵教授没有“谈癌色变”,表现得出奇的平静。


      赵淳生不打算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甚至不想通知在美国的妻子、女儿,只要侄女相陪去医院就诊。当远在大洋彼岸美国的妻女得知这不幸消息后,立即千里迢迢飞到他身边,双双拥抱着他痛哭流涕,他却面带微笑,从容镇定地说:“癌症不等于死亡”。


      他把病痛压在心底,绝不在亲人面前流露,却仍时时在思考惦记他的超声电机研究事业。当年12月8日施行了第一次手术,切除一块右肺上的肺叶。谁知祸不单行,就在他手术后的40天复查时,又发现了胃右壁外表面有一块6×6×5厘米的肿瘤,医生的意见是迅速切除。


      2001年4月6日赵淳生进行了第二次手术,切除了半个胃。两次手术,赵教授体重下降了13公斤,一年之中经历了6次化疗。他说:“那期间,我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度分如年,到了生不如死的程度。”爱妻见他痛苦的样子,只有背着他痛哭一场,心里才好受一点,回国时她还是满头青丝,护理他不到半年,却已白发苍苍了。


      在与癌魔斗争的日日夜夜,赵淳生始终没有忘记他的超声电机,在病榻上完成了多份研究报告。2002年8月份他又去杭州参加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组织的重点基金答辩会,得到与会专家们的一致好评,以12票全票通过。他终于获得了“超声电机关键技术的基础研究”的重点基金项目,资助金额150万元。目前,除早、晚抽出时间锻炼身体外,他坚持每天上午到实验室上班,下午在家中为研究生辅导、答疑。这就是一个身患绝症者的工作日程。


      这是一个奇迹。经历了两年多的风霜雨雪,最近的一次体检显示,赵淳生教授身体免疫系统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癌症竟然已离他而去。这绝处逢生的力量源泉,也许正是来自赵淳生对祖国超声电机事业的热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