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碗泼辣利索的湘菜

发布时间:2015-03-23浏览次数:35作者:阳紫微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 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从小诵读这首诗,总觉得意味无穷。邮票、船票、坟墓、海峡,几个不同的时期里,浓浓的乡愁一笔勾勒,淋漓尽显。年少的我总以为,当背井离乡之时,这情感定然能体会得更加透彻。但是,现在,在距离家一千公里的古都,乡愁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多内涵,它只不过是那一碗泼辣利索的湘菜。
      
    江浙菜系总是很多汤汤水水,要不就是甜到发腻,连凉拌黄瓜里都有着一丝一丝的清甜,要不就是让人觉得盐不要钱的咸,连香嫩滑腻的豆花里都要放上酱油醋。湘菜不一样,敢作敢当、麻利顺溜的湖南人在厨房里大手一伸,只听见锅碗瓢盆叮当作响,一盘一盘辣香开胃的炒菜就麻溜儿上桌了。绿的红的都是亮光光诱人的大的小的辣椒,一如湖南人泾渭分明的个性。在湖南,一顿饭肉可以不吃,但可不能没有辣椒。
      
    每次回乡都在傍晚,高大的道旁树,泛着温暖的橘色夕阳,来来往往的车尾灯,这些都是熟悉的一切——任何城市都能见到,但只要一闻到夹杂着呛人辣味的油烟,我就知道我回家了。妈妈在厨房炒第一盘菜,油烧红,将切好的辣椒一股脑丢下,爆出的第一缕青色的油烟,猛吸一口,幸福感简直要爆棚。切菜时,一大把辣椒握在手中,菜刀磨得锋利,齐齐斩下,刷刷的声音是别处所没有的。大概也只有在家中才能感受到切菜时手被辣椒辣到火辣辣的滋味。
      
    现在吃饭时,也能时时看到辣椒的踪影,但是都不是家乡湖南的味道。在家乡,一个小小的辣椒能翻出百般花样:放火炉上煨的虎皮辣椒,直接吃或者放上两三瓣皮蛋凉拌着都是绝佳的下酒菜;切成“小萝卜头”的样子交着各种菜爆炒,最出名的还是那道辣椒炒肉;切成细丝做素三丝;装进容器里放糖发酵的“仆(pu第二声,不知道普通话里字怎么写)辣椒”,用这种辣椒煮鸡格外的美味;还有红了半边天的“剁辣椒”,每个湘菜馆必备首席菜品的剁椒鱼头就是用这种辣椒作为主要辅料;还有小小个子能量大大的朝天椒,吃着好玩的柿椒等等。
      
    每一个湘菜馆都是用辣椒撑起来的,谁家的辣椒够香够辣够味,这家馆子就赢了。于是,很多人都以为湖南菜只是一个辣,追求无穷无尽的辣。但作为一个纯正的湖湘原住民来说,湘菜用辣,除了追求口感上的刺激,其实更重要的是用辣椒来提鲜。妈妈做鱼汤时,除了用料酒用紫苏来遮腥,还要加上少许辣椒来提鲜。一点辣椒下去,乳白色的汤就像进行了化学反应,品质立刻提升一个档次。冬天一口浓汤下去,从喉咙一直暖到胃里,伴随着丝丝入扣的辣味,马上胃口大开,盛上两碗饭一口气吃下,好不爽快。
      
    如今已是深夜,实在写不下去,满眼满心都是绿油油红果果的辣椒,也罢,就让我枕着这乡愁入眠,随风回到飘着辣椒香的巷子里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