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轮回

发布时间:2015-03-31浏览次数:30作者:蒋建阳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同许多导演一样,金基德也喜欢用意向表达影片的主旨。《春夏秋冬又一春》从春天令人神往的群山环绕的水中小寺院开始,其拥有语言难以描述的景色之美。导演试图让自然的纯净反衬人类的罪孽,用四季的更替来表现人类命运的轮回。老和尚在代表欲望的湖水中摆渡,从俗世到净土。而小和尚总是希望走出寺庙,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无论是捉弄小生命还是与前来治病的女子私奔,都是人类对于贪婪的无能抗拒。


    金基德经常在自己的电影中充当编剧、摄影等多重角色。影片过半,通过特殊的摄影手法,寺庙的视角转换,周遭的景色似乎超越了三维的界限,在时间的刻度上平移。瞬间斗转星移的沧桑感和自然美景相互交错,观众置身其中,更添茫然若失之感。


    笔者印象深刻的是,犯罪的小和尚逃回净土试图逃脱俗世的责任,老和尚为他向警察求情。用猫尾蘸墨教弟子书《心经》的场景。猫象征着佛性。然而,老和尚终究也不能免俗,动了妄念,试图让船无法驶离寺庙。当老和尚用符文蔽住七窍,坐船至湖中央圆寂时,遮住双眼的经文布条被泪水浸湿,剧中人从未当面流泪,观众却感同身受。


    不完美是人类的宿命,但是当影片将近结束,导演赤裸上身亲自上阵,拖着佛像在深山里,代表剧中人物赎罪时,每个观众都在心底被震撼了。对轮回的无奈和微弱的希冀之光,把冬日山景酥脆到骨头里。


    金基德的片子台词总是很少,演员来回也就那几个,整体风格也是趋向于平淡自然。然而特殊的剧情设置又总让平淡的力量比任何所谓的大片来得生猛。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在探讨现代社会中人们各样的道德疾病。金基德是和岩井俊二一样的全才,喜欢他在美术和音乐方面的品味,喜欢他让极致的唯美略带上些残忍,喜欢他让沉默的角色迸发出艺术的呐喊。


    新的少年没有逃脱轮回的宿命,对待生命甚至变得更加残忍,在深夜欣赏到影片最后这一段不免感到恐惧。宿命如鬼魅一般,无人可以挣脱,是宽容还是反抗,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


    正是如此,金基德的影片在世界影坛上取得了与朴赞郁的《老男孩》、奉俊昊的《杀人回忆》完全不同的地位。《春夏秋冬又一春》是金基德作品风格的转折点,这个春天伊始,值得我们好好品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