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一首青春的歌

发布时间:2015-04-20浏览次数:51作者:康艺霖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唱一首歌,爱一个人,过一生。 ——题记
 
    深夜的城市终于宁静下来。繁星在遥远的地方闪烁,独坐飘窗前聆听风的足迹。
 
    风吹走喧嚣与躁动,我和吉他一起,静静的,静静的。想要逃离这个纷杂世界的时候,就抱起吉他,一首两首民谣之后,心便慢慢的若止水。弹着,哼着,吟唱着,就仿佛天地间独留自己一人,站在辽阔的荒野中央,心里莫名的升腾起一股悠然自得的愉悦。
 
    每一首民谣都是一个故事,民谣歌手们用淡淡的语调讲述动人的故事,低吟浅唱,娓娓道来。他们不会无病呻吟,没有市侩气息,从不矫揉造作,也不懂卖萌求围观。他们连同他们的歌曲,真实地存在着,始终坚守那个简单而又虔诚的信仰。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花哨的技巧,就只是那样,一把陈旧却又顺手的吉他,饱经沧桑而又充满磁性的嗓音,瞬间俘获人心,只因他们用灵魂歌唱。也许有无奈,也许有心酸,也许是纪念,也许是呐喊,民谣蕴藏了太多的元素。简单的音符、深沉的思想,谐奏出脱俗的歌,直击心灵。民谣澄澈的如同山间纯净的泉水,也许正如歌里唱的那样简单,只是想要“唱一首歌,爱一个人,过一生。”简单至极却拥有不动声色的力量,轻易地唤醒心底尘封已久的往事,在薄情的世界里感受深情的爱。
 
    赵雷的民谣纯粹而朴实。他站在月亮下方歌唱:“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他骑着摩托游唱:“大海的波浪,翻滚着我们的向往。”他抱着吉他弹唱:“我没有吉他就唱不出歌。”赵雷的声音就像有魔力,能唤起尘封的记忆,能找回丢失的东西,然而却又不被回忆束缚,反而能感受到自由的轻快。
 
    好妹妹乐队的歌,干净而清新。他们唱“你有多久没有看到,满天的繁星,城市夜晚虚伪的光明,遮住你的眼睛。”虽简单的一句话但分量却重,城市生活的忙碌,内心的浮躁与空虚,整天就像个机器人,忙碌得早已丢失自己的思想和灵魂。突然渴望蓝天白云下的悠然,突然渴望阳光泻在书上的温柔,突然想停下脚步看看身边的景致。他们唱:“青春朦胧的季节,你的笑凝结在风里面,像白雪一样淹没我的眼,时光流逝多少年,花落人散两分别。”那是青春的校园,分手时朦胧的泪眼,早已模糊了他的脸,热恋之后的天各一方让人心碎,只剩无尽的等待。恋恋风尘,恋恋风尘。
 
    老狼唱尽青春残留的乐章。无论是“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还是“那天黄昏,开始飘起了白雪,忧伤开满山岗,等青春散场”,都感叹着青春太过仓促,被风惊艳过的时光转瞬即逝。曾记否,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漂亮女生和白发先生,早已被时间的洪流冲得好远,好远。校园民谣,纯白得无暇,书写着的青春故事,似乎我们也曾有过。毕业时,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忧伤的气息,告别老师,惜别同学,再一次在校园的小路并肩行走,再一次在操场肆意奔跑,再一次驻足聆听音乐室传来最爱的吉他声。
 
    迷茫的解药,孤独的慰藉,平凡的点缀,民谣也许不仅仅作为一种曲风而存在,更是心灵的治愈者。你迷失,民谣让你不迷茫。你孤独,民谣让你不寂寞。你平凡,民谣让你不平庸。
 
    唯爱民谣,唱尽纯粹的故事。
 
    夕阳西下,荒野中,自由者,弹唱一首两首三首民谣。
 
    随民谣一起去往远方,那里有回忆,有理想,更有青春的回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