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心灵一片净土

发布时间:2015-04-30浏览次数:130作者:飞天文学社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人们说去西藏的人不外乎三失:失恋、失意、失业。于我而言,似乎是一条不占。那两个星期的远行,说是旅游,却是有点凄惨;说是旅行,却有点悠闲,其实它只能算是一次叛逃,一次撕扯。
      
    其实,对于每个靠着自己的努力到达西藏的年轻人来说,这真不值得炫耀。因为在此之前,大家都默默地仰慕它好久好久,卑微地思恋它了好久好久……于它而言,我们是俘虏,是追随者。
      
    十七岁那年我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一本《仓央嘉措诗传——我就在这里》。
      
    那一年,我用钴蓝色在调色盘上加白再加白,用水粉笔顺时针将颜料搅到五成匀,刷在八开的水粉纸上,做成了白云飘荡的蓝空的书皮。那一年的仓央在高中翻飞的白纸黑字间扣住了年轻蓬勃的心。恰好,在最鲜活的岁月埋下了一粒种子。而这粒种子叫“西藏”。
      
    有人说,藏在胸中的梦想、读进脑子里的书和吃进肚子里的食物这三样是别人永远夺不走的东西。在没有到达西藏之前,去西藏算是我的梦想。做攻略、兼职、看经验帖、组织驴友,那一个学期我是快乐而充盈的,是怎样都是幸福的。
      
    可是,所谓梦、想,多少是有点不切实际的。当我放下背包坐在公交车上透过玻璃审视拉萨的街道时,我恍惚了。经济的发展催动城市化的进展使得拉萨的街头跟任何一个普通的城市没有区别。我不相信,我处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上,我不相信,这是我心心念念的城,它的风韵呢?它的特质呢?
      
    西藏,没有我想得那么高高在上,那么传奇神秘。我的仓央嘉措,千百年前他在这座城留下的痕迹也早已经被抹去,连他的肉身灵塔也不在神圣的布达拉宫。我流落在陌生的城里,呼吸着高原清爽的空气,经历着这一天四季的天气,吃着藏地的食物,可大多数的悲喜藏在我的心底,那些失望和无助和旅途的疲惫让我越发变得沉默。
      
    深夜里的西藏是冬天,上午的西藏是春天,中午的西藏是夏天,而下午的西藏就是秋天了。
      
    要坐大巴车去看纳木错湖的那天,几个驴友一起摸着黑出了客栈,听着身后响起的门前的铃铛声潜上如同深夜般漆黑的六点的街道。拦车到了大昭寺门口等旅游大巴,我听着雨声裹紧了衬衫和毛衣在夜中瑟瑟发抖。
      
    海拔4718的纳木措给了我完美的高原反应。可是,即使这样我也还是好开心,望着写满经文的如同彩旗飘扬的经幡,路过刻着藏文的尼玛堆,推着一排排的转经筒,顺着满是彩衣游客和戴大红花的牦牛的湖边一直走。迎面是下坡的藏地阿妈,手里转转经筒,满嘴念念有词咿咿呀呀,乘着风对着蹲在半坡中啃着香肠的我们说“扎西得勒!(吉祥如意)”,我们被阿妈温暖的笑容弄得笑逐颜开,咽下嘴里的香肠也学着“扎西得勒!”。
      
    湖边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藏地老奶奶,她将碗里的米洒进碧蓝见底的湖里,有一群长得肥肥的鱼在水里摇着尾巴吃食,我们靠近了也吓不走它们!我拿起手里的相机,抖抖索索地聚焦,但却又犹豫了。正如不想拍朝圣的藏民一样,我也不愿拿相机对准这“布施”的老人。一份慈悲,一份信仰,你知道藏民们不吃当地的鱼吗?因为“布施”是佛教信徒的标志之一,水葬是为“舍身”。
      
    上了大巴车,一众高呼难受。我也不得消停……不知怎的,我倒是懂了:若不是湖在这高原,怎会这么剔透,只有生长在高原上虔诚朴素的人儿才能与之共活,而我们这些俗人却只能窥它一时,却休想动它分毫!
      
    海拔将近5000米的高原上有一片像水晶一般的天地,水晶里有清透碧蓝的湖水,宽广湛蓝的的天空,彩色飘扬的经幡,也曾有红衣的我。然而回来的路上高原反应加上晕车,几乎是丢了半条命,回客栈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雨声,我才意识到我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好多事情没做。
      
    大冰说:“对年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认认真真地去‘犯错’更酷更有意义的事情了!”我开始不懂,错的也有意义吗?可是什么是对的,是符合大多人的标准,还是契合你自己的内心?
      
    千人千心,千人千路。
      
    青春很多时候,做很多事是不求回报,不问结果的吧!其实,我又何尝走对了呢?支教也好,进藏也好,也都不过是把脸凑到现实面前,被狠狠地抽了一通。
      
    亲爱的,我将心里的话说给你听,不过是想让你勇敢些,对于那些能唤起你美好情感的东西努力追求……梦想也好,感情也罢。即使错了,也没有什么,最后的最后一定会是好的,如果没有变好,那一定是还未到最后罢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