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好个冬

发布时间:2015-12-10浏览次数:14作者:刘雪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冬天似乎是一个萧瑟的季节,缺少活力且充满征服万物的欲望。秋风扫落叶,而呼啸而来的冬风,则彻底封杀了一切生机。放眼望去,枯萎的草木喑哑地在寒风中微微颤抖。

        不知怎的,在这样一个朔风凛冽的季节,眼前总浮现一个场景,一位面色略苍白、有着高挺鼻梁的年轻女子,倔强地站在一棵树前,用忧郁、锐利的眼睛凝视着这个季节最深处的灵魂。

        早晨的空气很冷,阳光并不热烈,柔和地打在年轻女子乌黑的发梢,给人温暖的幻想。阳光同样照着枯枝败叶、冻僵的小草,顶着干枯枝桠的树在寒气中抬起头,瞭望地平线上那抹橙色。风轻柔却寒气逼人,是冬天使出的温柔杀手锏。年轻人身着一袭黑衣,像是在和这冬天较着劲,比一比谁更倔强、谁更萧条。沉默的伫立中,太阳一寸寸变高,又一寸寸矮下去。

        月亮升起来了,忘记南飞的乌鹊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却不哀叹,冻哑一般。年轻人不屑“举杯邀明月”,她还是那样轻抿着嘴唇,微笑。眸子中的一丝惆怅、几分坚定在月光下无从隐匿。惨白的月亮透过枝桠,冷冷地注视着她。积淀得太深厚的情感就这样在黑夜中悄悄沉淀。

        我忍不住走到那棵树前,轻抚冰冷粗糙的树皮。年轻女子早已消失不见,也许一切只是幻象,所谓“仁者心动”。生机有无数种形式,而静谧,却只有一种。恬淡的氛围中,一切都在酝酿。又一阵冷风拂过指尖,我像饱经沧桑的旅人一般,改了一句词:“天冷好个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