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深处走来的女子

发布时间:2016-03-21浏览次数:22作者:胡利坤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先生的一篇小说。讲述了北平曾、姚、牛三大家族从1901年义和团运动到抗日战争30多年间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

       小说细腻地描写,生动地刻画,清晰地展现出清末明国间的百态人生。书中的青年人物更是各具特色,木兰聪明伶俐,时常妙想天开;莫愁沉稳安静,拥有世俗的智慧;荪亚随和宽大,感觉有些迟钝;立夫则才气焕发,傲骨铮铮。

     读罢小说,我最爱木兰,林语堂先生亦是。他曾说:“木兰,乃真女子”,确实,姚木兰一面秉承着道家女儿的随缘自在聪明活泼,一面又有儒家媳妇的孝顺贤惠。不仅漂亮,多才,十岁就识甲骨文,还会唱戏,懂得享受生活,善烹饪,知人情,体贴。她的性情多面而丰富,层次感强,有湘云之可爱、黛玉之聪敏、探春之能耐。

   尽管木兰出生富家,嫁入豪门,一生衣食无忧,但她一直向往的却是幽雅山居,“摆脱朱门之生活,度渔樵之岁月,荆钗布裙,相夫教子”的生活。然而生活毕竟不是理想的模样。即使爱着孔立夫,她还是很乖顺地听从了父母安排的婚姻,平静地接受了命运。在其后的一生里,虽然没有断过对立夫的爱,但她始终没有背弃过她的婚姻,她也从没有怀疑过对荪亚的喜爱,虽然两种爱的层次大不相同。甚至当丈夫偶然出轨时,她也不是一味激怒怨愤,反而反省自身,并釜底抽薪,另想妙法解决。因为木兰从不埋怨命运,并欣然面对生活,享受着一种平静的幸福。 
 
曾经想,或许金庸笔下的俏黄蓉便有木兰的影子,看她充满浪漫的调调,看她精妙绝伦的手艺,读到杭州隐居时木兰烤叫花鸡那段,真是让人喜笑颜开。

然而这个世界却没有了再培育一个木兰的土壤。那份北京城古老而典雅的空气早已经烟化在文明的进化中,中国人传统含蓄的优美也早已经被嘈杂的都市生活搅得不留余地。于是便没有了木兰。木兰必须是生长在浓郁传统中的女孩儿,有着世俗的智慧,有着中国传统女性的一切美德,美丽,聪慧,宽容。她会应付大宅门里的种种关系,巧妙而得体的周旋在缠着小脚的太太姨娘妯娌之间,懂得微笑的看着贪小的管家,让下人知道这位三少奶奶的心知肚明,懂得关于习俗和传统要求女子懂得的一切,这才能成就一个优美而典雅的木兰。木兰也必须是长在浓郁道家思想里的女孩儿,懂得道法自然,不做作,不刻意,率性并且接受新事物,明白人是需有能享福的德行才是福气,懂得腰缠十万贯不如骑鹤下扬州,可以轻易远离北京王府的富足生活,在杭州享受平淡而清静的幸福,这才能成就一个自然而纯真的木兰。而必须的这两种氛围,恐怕再不会有了,这世上便再不会有第二个姚木兰了。
 
读京华只为木兰,固执的只沉醉在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里。或许世间根本从来没有过这份完美,可我宁愿相信,在一个动乱纷争的年代里,曾有这么个女孩儿,自然而幸福的过了一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