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我愿兮,与子偕臧

发布时间:2016-03-31浏览次数:515作者:黄名越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幸甚,与砚湖书院相遇,这一次的偶然,着实令我庆幸了很久。我只是无意间在学校网站上看到了它成立和招生的通知,经历过犹豫徘徊和焦急等待,我庆幸自己当时多了一分报名的勇气,得以进入这里学习。

       儿时所学的书法,是写字,是家长为了孩子多一样专长;年少所写的书法,是幼稚的,是自以为是的浮躁;如今所练的书法,是卑微,是臣服在真才实学脚下的敬畏。而年少之所以能慢慢蜕掉稚嫩,之所以能够开始意识到所谓成熟,之于我,确受砚湖书院所赐。

       书院老师的教导让我真正明白了字帖对于学习书法的重要性。小时候只为写的字能比同龄人好看,不在乎所谓对名家的模仿,看不懂字中神韵。报以这般目的的学习,让兴趣班全无兴味,让书法班不存书法。曾经不懂事理,没能明白书法的真正含义与价值所在。若不是邂逅书院,得到教授的点拨和同学们价值观的潜移默化影响,或许我将没有机会真正了解这一中国文化。

       在书院中,看似我们只是一味在埋头苦写,对着一本字帖,费尽心思地想要写得一模一样,在毛边纸上反复经历看似廉价的失败。看着印刷纸上呆滞的碑文、手迹,有些甚至一时无法看明白它究竟哪里好、哪里值得千古流芳,但字与技法的价值却在一张又一张一叠又一叠的劣质练习纸上堆叠了起来。从全然不懂,到似懂非懂,到似乎懂了、终于能摸清大概了,全靠那些瘦弱干瘪的一笔一画。老师不厌其烦示范起笔落笔,我们去按部就班临摹,再对照字帖,希望能从横竖撇捺窥得老师对帖上名家的理解,然后期待着自己也能灵光一闪。这个过程看起来枯燥笨拙,却是让人难以生厌。

       幸甚至哉,能够遇上诲人不倦且让人学而不厌的砚湖书院。犹如歌曰: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