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游记

发布时间:2016-05-06浏览次数:50作者:李越来源:澳门新葡亰报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冀人甚爱游行,缘溪行,忽逢一白光,逆光而视,后见桃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冀人欲穷其境,入林。风乍起,落花聚,其形若字:小儿林。

       我小时候很喜欢看故事书,可当旧书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渴望时,又有一个新的战场被我开辟了出来:去奶奶家搜罗书。诚然那里的书定是良莠不齐的,然而我却把它们想象成一次次冒险,乐在其中。有一次,我偶然遇到了一本“黄书”,对不涉世事且好奇心强的小孩子来说,这书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看什么呐,这么入神。”一个声音响起,我手一哆嗦,手上的书几欲落地。抬起头,对上姑姑的眼,我的慌乱显露无疑。姑姑从我手中拿过书,看了几眼,眼中的情绪变幻莫测。我心乱如麻,看这样的书,被姑姑抓个正着,再传入爸妈的耳朵里——真是糟糕透顶的结局。“你都这么大了,该看什么样的书,自己要会选择。”姑姑说完,把书又放回到我手里,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离开了。我有些愣,脸上也有些红,想了想姑姑的话,再拿起书来时已觉得索然无味——这并不是我真正想看的书。

       四两拨千斤,是她的风格。

       去桃林,冀人复前行,白光再闪,遇一石桥跨河而生,近桥,有碑立于桥边者,曰“舞勺之桥”。

       我是一个习惯生活在丢三落四世界中的人,高中时便因为这个受了不少苦。回家过完周末返校,我“光荣”地把当天晚上要交的作业落在了姑姑家。那天晚上雨大得吓人,说“倾盆”一点也不为过。着急是自然的,然而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总不能让姑姑冒这么大的雨只为给我送一份作业啊。正在慌乱中,班主任把我叫了出去,把他的电话递给我说:“你家长给我来电话,你给她回一个电话吧。”我拿过手机,来电显示号码正是姑姑的。接通了电话,姑姑的声音响起:“作业落在家里了吧,你着急用吗?”我不知该怎么回答,权衡之中,她没等我回答就说:“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只剩下一阵忙音。回到座位上,我望着窗外滂沱大雨,坐如针毡。姑姑到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她穿着雨衣,脸上、手上却仍旧挂满了水珠,头发粘在额头上,而我的作业,却用两层塑料袋包得严严实实,打开,丝毫未湿。

       又怎么能说只是感动而已。

       去桥而行,冀人有所思。又逢白光,定睛而视,为一府邸,朱漆大门,一牌匾悬门上,曰:“桃李宅”。

       现在的我已是奔二,姑姑也快走完了她的半个人生。她的经历,很多人都觉得坎坷。三次婚姻,都在开始的甜蜜和后来的争吵中无疾而终;一个女人拉扯着孩子在偌大的城市里独自打拼,灯泡坏了自己换,下水道堵了自己通;朝五晚九地工作,却还是领着一成不变的薪水。纵然如此,在我眼中,她却是如光一般闪耀地存在。我读过她中学时写的诗,犹若落花触地般的轻柔,也有如长虹贯日般的磅礴;她强势,但却对所有人都是如一的和善,还说过的日子越多,越相信“善有善报”;她总是那么勤奋向上,让身边的人都觉得充满了向上的力量。

       而我,在细数每个瞬间的同时,都庆幸这些瞬间里,有她在场。那是我的榜样,是为我指导方向的光芒。

       既出宅,冀人内颇佳,见前有白光,逐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