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发布时间:2017-03-16浏览次数:398作者:来源:供图:责任编辑:审核:

字体:

  编者按:二十四节气早已嵌入中华文化的深处,即使在众多传统文化流失的现在,二十四节气仍然流传在乡间。惊蛰时的苏醒,谷雨时的生长,芒种时的收获,立秋时的更替,小雪时的宁静,二十四节气的更替带着农作的更替,也带着人们记忆的更替,仿佛也在暗示着人与万物的轮回。


  一候桃始花,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鸩。


  蛰者,藏也。春雷乍动,惊醒了蛰伏在土壤中冬眠的动物。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这是一个于农耕有重要意义的节气。既能咂摸出几分文人士子那般清静沉郁之美,也多了几分带着泥土气息欣欣向荣的意味。它曾被称为“启蛰”,启蒙之意不言而喻。惊蛰,惊起了万物的生机,或许狭隘,但我却只熟悉江南的惊蛰时节,春雷响,万物长,桃花红,李花白,黄莺鸣,燕飞来,春光明媚,万象更新,春耕开始。是春天,在南方,它就在眼间,只是几个夜晚便会逝去,请驻足停一会儿,望一望,南方短而美好的惊蛰。


  惊蛰前后总有大雨,常常是夜晚开始。午夜时分被闹醒,在被窝里迷迷糊糊间听着窗外涤荡天地的瓢泼与雷鸣,倒是莫名地涌起一股万事清平无忧的安心,因是知道,这雨后,草地和海面都要温热起来了。要来了,布谷鸟,山茶花,日渐丰盈的溪水。空气中会有不知所起的窸窣,来自惊蛰的虫翅,也可能来自大地,经冬的泥土本身就是一重生命。


  早晨雨小了,如丝;有风,也如丝,凉是凉了些,到底再难有冷冽的意味。春天来了啊。求学的日子里早早出门时路上总是路人伶仃的辰光,有着难得的恬静。灰蓝的天将亮而未亮透。天光迷离里雨丝朦胧,这样的好时光。


  这样的好时光,不应该被浪费。那就把眼泪留给冬天,抬起头赶紧微笑。东风纵横柏野,跨越长河,撑一叶半舟渡去,投递一封麋鹿长角拂落的薄绿。山月抚过惊蛰,被水光揉碎在温柔目色里。捂了一冬的戾戾,沾沾春雨就好多了。弯起手指,形成一个圆,放在嘴唇上深深亲吻,将它供奉给天空和大地,忘了是哪里的风俗,可是虔诚喜乐的心并无二致,不为永生,只是为了这一刻的欢喜。


  闭着眼睛去捉捕起风的草场,抱起一捧灰色尘土,绝口不提野花夺目的死亡,聆听树木扎根的簌簌声响,看到一声声鸟鸣滚滚驶过天空,水草填满了一轮空洞,哼起祖先的歌谣。


  惊蛰一过,日子开始温暖起来,再往后,不知不觉,春天又要走了。


  燕子来又去,新芽很快长成绿叶,再成就满树深红浅黄。须臾花开,须臾花落,春去秋来。抵死尘埃,浮生煞短,日寒月暖来煎人寿,可是终究幸好,还有惊蛰,带来明朗的温暖和明朗的希望;还有时日,能容我们与这岁月好好相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